以信仰的名义,回归本初

以信仰的名义,回归本初

2020欧洲杯盘口  曾梓柠

    二零一五年,影视明星黄晓明在上海大婚,数千万网友为这对新人送上祝福,与此同时,药物学家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物学奖,这则新闻在网友的手指下却一刷而过。娱乐明星被过度崇拜,科学家被世人冷落,在这个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时代,众生信仰的究竟是“娱乐至死”还是“科学至上”?

    纪伯伦曾说过:“我们已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自己为什么出发。”这虽是一句略带诗意的话,在当今看来,却是一种警告。不断出现在报纸、网络、荧屏上的明星,让我们渐渐在乱花中迷了眼,正如《乌合之众》中所说:“当我们个人陷入群体之中时,我们便失去了自我。”所以,趁着利欲和泛娱乐的浪潮还未以迅猛之势冲垮我们的心桥时,我们需以信仰的名义,回归本初。

    谁都不是一座孤岛,只有我们真正开始面对自我时才是信仰的开端。北宋张载怀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人生信仰,讲书著作;林清玄以“没有谁能保证我的一生”的人格信仰,以笔为剑,执着于文学;朱亚光将自己的信仰置于遥远苍穹之上,为中国的“两弹一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黄旭华的信仰犹如深海的潜艇,撑起科学之海……他们所崇尚的人格信仰是不是更值得我们去关注?而我们又是不是应该反躬自省,坚守内心的信仰,守一方净土?

    一种信仰,需要经历岁月的洗淘,才能真正体现出它的光芒,而这份光芒,不是以金钱堆砌而成,也不是因大众传媒的宣传而放光,而是为真正充实的生命、为科学至上的精神、纯粹的信仰而生。泰戈尔曾激情的告诉上帝:“主啊,人们大吵大闹地经过我的窗台,请让我听得见心的歌唱。”是啊,他心中正是在歌唱那份纯粹的信仰。如果一个人心中有一份清净常驻,又何惧尘世间的纷扰?

    虽然置身于“娱乐至死”的时代,但自有信仰的我们,又怎会沉沦于此?让我们关上浮躁的心,独守内心的一方纯净。

    当然,我们并不是全面拒绝娱乐,真正的娱乐也是一种艺术。如果说科学撑起的是社会的脊梁,那么真正的艺术撑起的的就是灵魂的骨架。我们对科学始终保持一颗崇敬之心,就可以让自己的信仰免于糜烂在无尽的浅薄的浮华的喧嚣之中。

    我们在人生漫漫的长路上,面对的无论是娱乐还是科学,所要注重的,都应该是其背后的精神风貌和价值取向,以及我们内心至高无上的的信仰。

    点评:文章为娱乐明星与科学家的待遇悬殊而惋惜,更向始终坚守内心的信仰并淡泊名利的科学家们表达了由衷的敬意。面对社会的浮躁,面对社会福利待遇在科学与娱乐领域出现的暂时的严重不公平现象,作者激浊扬清,明心见性,提出了“以信仰的名义回归本初”的观点,具有现实的针对性。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