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 你 赏 雪 刘时珍

                                          邀  

                                                      刘时珍 

    冬已深,在北国,时常会下起一场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样的情境,往往让人喜极而泣、大声欢呼!北国冬天的美,恰恰就在这雪里,看远山渐渐敷白,或冻一树冰花,美入心,美入骨,美入魂!

    和一位懂得的人,坐在窗前,烧一壶开水,品茶,赏雪!这便是冬天最美的事情了。看眼前雪花纷纷,说说陈年往事;白雪皑皑,聊点美好未来。或吟一句诗,或听一支曲,相信雪花过后,便是晴天!

    或者,和你一起,漫步于湖畔,听雪于柳下,放空自己,让漫无边际的白侵占自己,浸润自己。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让她慢慢融化,感受冰的冷,在那沁人心脾的凉中,享受没有污染的爽。

    下雪的日子,是弥漫着快乐的日子,“瑞雪兆丰年”。没有忧郁,没有感伤,和你,烧个火炉,温一壶白酒,剥几颗花生,感慨嚢萤映雪,说说程门立雪,笑笑雪夜访戴。

    听雪,就是听心;赏雪,就是赏心。听雪,要一颗宁静的心,才能品味这洋洋洒洒飘雪的缘来缘去;赏雪,要一双清澈的眼,才能品鉴这冰天雪地的波浪壮阔。

    喜欢毛泽东那样的霸气——“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需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喜欢纳兰性德的委婉——“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纳兰性德喜欢的雪花,不是在于其轻盈的形态,而是在于其在寒处生长。雪花虽然不是人间富贵花(牡丹),但另具高洁品性。

    雪花,是圣洁的。而人心,如雪一样纯洁么?世事沧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会更喜欢雪,更喜欢雪的那种质朴无瑕,那种本真自然,不受污染,不怕严寒,落地化人!

    邀你赏雪。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