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 阿 姨

莫  阿 姨

1807班  陈芷嫣

    沐浴在太阳升起前的微弱迷雾中,一个身着大棉袄、戴着围巾、穿着绒鞋的中年妇女推动把守踏出门栏朝着女生宿舍走去。她在女寝三楼大步流星,一个接一个地推开了寝室的门然后向里面大喊道:

    “起床啦!起床啦!9号床怎么还赖在床上不动啊!还不快起来!迟到了会被抓的哈!”

    “快点把窗户打开透气啦!把内屋做干净啊!不要又扣分了!”

    没错,这便是我们的宿管阿姨。一个浓眉大眼,长发及腰,声音令人震耳欲聋的五十来岁的女人。我们亲切地称呼她为莫阿姨。

    其实说句心里话,每天听着她在我耳边大声叨叨着,不至于怒火中烧,也难免有些“烦火”。但我也曾这样问过自己:长大后是否还会怀念有关她的点点滴滴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被迫而产生的“生物钟”,才是青春。有她作为我们的“起床铃”,才叫美好......

    十一月中旬,就连正午时的风也无不带着一股股寒意。这恶劣的天气使本身就有些懒惰的我做事变的更加拖拉,好几次都被莫阿姨抓了个正着。她少不了多说我几句,一点面子也没给。真想唱上一句《沙家浜》∶“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渐渐地,我内心也对她产生了些许不满,觉得她不通人情。直到一件事的发生,我对她有了新的看法。

    那是一个天气转晴的日子,光束透过窗户洒满了屋子,和煦温暖。被老师传达我爸妈来学校看望的我听到下课铃就飞似的跑回了寝室。刚到门口,就看见莫阿姨笑呵呵的对我说:

“快进去,你爸妈来看你啦!”

    我应声道谢后便冲了进去,和爸妈进行了短暂的友好而亲切的非官方交流后,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饭了。

    “快点吃哈!寝室是不准吃东西的。待会儿被主任发现你在这吃饭我可就要挨骂啦!”门那边传来了宿管阿姨亲切的招呼声。

    我的嘴角蓦然弯起,心中淌过一股暖流。这不禁使我想起数多个日日夜夜,她再三叮嘱我们盖好被子,小心感冒;每次睡觉前告诉我们主任可能会来查寝,抓到要收严厉惩罚。她虽常常以严苛待我们,但又无不体现着她的人之常情。

    我们是一群渴望花花世界喧嚣热闹、渴望融入、渴望发光的孩子。对于这样的我们,她虽严格,但也体贴、包容。相信在与她一起相处的峥嵘岁月中,这些缱绻的青春会更加令我难忘......

 

巨澜点评:文章描写生动,人物刻画细腻,结构严谨,欲扬先抑,褒贬有度,感情真实。选材于生活,取材合理,过渡自然,情趣盎然,可读性强。特写镜头开场,别开生面。文章虽显稚嫩,但结构完整,文笔流畅,可算佳作。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