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留白,方圆相融

水墨留白,方圆相融

 

    大大的世界,有小小的我们,小小的世界,有大大的我们。

                                                                    ——题记

    在月亮山和杞云山的中间,座落着一个秀美村庄,这个村子傍靠两山,环绕云月湖。这个村子里,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老。我老家就在这儿。这个村子里的每个人都有着一张普通的脸,但也都有不同凡响的故事。


    在这里,每家每户都是竹子搭建的房子,一个独立的庭院,可以种菜、种花,再栽上几颗果树。在村子的东头,住着一对老夫妻,男主人大概五十多岁,姓秦,而唯一和他做伴的就只有看上去比他年轻10岁的老伴。我们村里的小孩都习惯了尊称他们为秦大叔,秦大婶。听父亲说起过他们是后来从城里搬过来的。不知道是否因为这样,在他们家的庭院里种满了姹紫嫣红的花,一年四季都有花儿盛开,就连每年的桃花都比别人家的要开的鲜艳。也因此我经常往他们家跑,左一句秦大叔,右一句秦大婶的叫着,而且从小他们就特别喜欢我。


    这天,风和日丽的,一个人在家觉得无聊便想着去秦大叔家。刚一进院子,便瞧见他们在院中央的一颗桂花树下,婶子扶着楼梯,秦大叔正从楼梯上下来,似乎在忙着采摘桂花。


    听见了我的叫声,婶子回过头便冲我微笑着说:“小琪,你可来了”


    秦大叔也附和着说:“刚才还跟你婶子说起你”


    我跟他们说了一个人在家,便过来看看大叔大婶,其实是想我婶子做的桂花糕了。才说完,婶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回到房中端来了一盘桂花糕放在庭中央树下的石桌上,那是我经常和他们坐一起聊天,听他们讲故事的地方。放下手中的糕点,随即婶子又回到房里拿了一盘水果,还给大叔送上来一壶热茶,因为平时秦大叔看书的时候总是要喝上一壶茶水的。婶子做的桂花糕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还没凑到嘴边都能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清香。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了许多,我吃着桂花糕,又剥了几颗葡萄。一边吃着,一边听着他们对话。突然想起印象中似乎他们从来没有红过脸,吵过架,一直都是这样恩爱有加。

     

    突然问到:“秦大叔,你跟婶子是怎么相爱的呀!你们的性格如此迥异,在一起很不易吧”


    秦大叔听完温和地笑着说:“当然呀,当初可是有很多人都持不赞成态度的。而且在我跟你婶子刚认识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彼此很讨厌,可是,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可以很讨厌彼此,也容易在相识中互相吸引”


    婶子听了,接着说道:“是呢,那会我可还是个恣意的富家千金,而你叔那会可是一穷二白,他当时觉得我有钱奢侈,不明白普通百姓家为柴米油盐做的努力。我看呢,就觉得他斤斤计较,小家子气,为此,我们还做过一段时间冤家。你叔这个人,没什么太多的话,平时就喜欢看几本书,而我又是一个爱闹的性格。相互吸引之后,我也可以在图书馆一坐就几个小时,他也变的可以比较随意的和人相谈甚欢”


    话音刚落,秦大叔便随手捏了一下婶子的鼻子,宠溺的笑了。婶子丢下手中的糕点,便依偎到秦叔的怀里,还霸道的按着叔手中的书本,不让翻页,嘴里还嚷嚷着她还没看完不许翻页。秦叔无奈的摇了摇头,捏了捏眉心,认命地拿起一块糕点往婶子嘴边递去,婶子顺从地咬住桂花糕,然后继续翻看起了书页。或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秦叔此时看过我这边笑着说:

    

    “小琪,你可别笑,你婶子就这样调皮”


    我笑了笑,便继续追问道:“你和婶这么多年有没有闹过矛盾?”


    秦叔端起茶杯抿了口茶,说:“小矛盾有很多,大矛盾也有过那么一次,那些小矛盾只需要时间与包容就可以化解了,但是我们之间那唯一一次大矛盾,时间,包容都不足以将它化解,只有那可不变的真心才足以将它击溃,并且还要快速解决,否则时间越久,那颗真心就会千穿百孔,会变质”

    

    听完这些,我越发的好奇,于是继续追问着:“叔,那你们那次的矛盾究竟是怎么回事,竟如此恐怖。”

   

    婶子听完叔的话,当时就一挥手,轻轻的砸在了秦叔的胸口,嘴里说着:“问你秦叔,这个可恶的大骗子”

   

    然后婶子似乎想起来什么,看了看时间,原来聊着聊着时间将近到了该做晚饭了,婶子起身并且一个劲的留我在家吃晚饭,也不等我回答便回厨房准备晚饭去了。

 

   这个时候秦叔放下手中的叔,接着又抿了口茶,意味深长地慢慢说起那段往事。

   

   “那次是我们大四举行毕业晚会,我喝了点酒,正准备过去找你婶子的时候,看见当时一直暗恋你婶子的男同学,堵在她准备去上厕所的过道上,好像在向对她表白,当然被你婶子给拒绝了,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提出来想拥抱一下,这只是同学之间的拥抱,你婶子当时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又或许是即将各奔东西,在这最后的时光里,一个拥抱挽留一份情谊。然而看到拥抱着的他们,不明所以的我,加上几分醋意,怒火中烧,冲上前去一把拽开来,直接就给了他一拳,似乎不甘被挨打,又或是明白了什么,立马朝我扑了过来,就这样我们扭打了开来,你婶子一直劝说着什么,而我们完全没有听进去,直到同学们赶过来把我们给拉开,可是彼此之间的怒火还没完全熄灭,后来我冷着一张脸走出了晚会地点,一个人踉跄地走了,你婶子当时跟同学们解释了一下,随后追了出来,可是没追上。我回到我们合租的小屋里面生着闷气,你婶子当时穿着细跟高跟鞋跑回了家,一脱鞋,那细白的脚踝处肿的老高,一抬头,发现我还在生气,本就是个暴脾气,一看这,哪里还忍的住,就埋怨了几句,当时酒精上头,顶了几句,言语间不免就重了几分,她被说的眼眶通红,对我吼了一句,大概骂我是混蛋,然后我忽然变得清醒了,见她那么生气,再看着她红肿的脚,觉得很是愧疚,就去卫生间打了一盆冷水,端到她跟前,拧了毛巾,坐在床边,把她的脚抬起来放在我的身上,用毛巾敷在了红肿的地方,一边给她揉着腿。而她一个劲的锤我的背,边哭边骂我,骂着骂着就睡了过去,骂了什么大体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她说了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守护神,不放心自己,才把生命托付给你。当时,我就大脑一片空白,只有那句张嘉佳写过的话,天气不好的时候,我只能把自己心上的裂缝拼命补起来,因为她住在里面,会淋到雨。所以,从那以后,我就是以这句话来包容她的。”

  

    秦叔沉浸在往事中,说话的时候眼睛并没有看我,而是透过那驳杂的树枝,带着一望无际的深情,温柔的撒在厨房里忙碌的婶子身上。

  

    时光停顿了那么一下,秦叔收回了目光,端起茶杯又抿了口茶,嘴里说道:“小琪,其实天不暗,阴云终要散,其实海不宽,此岸连彼岸,其实山不高,条条路可攀,其实路不远,一切都会如愿,艰难困苦的日子里我为你祈祷,请珍惜那个人”

  

    仿佛是在跟我说,仿佛又只是秦叔的喃喃自语。

  

    遂着他的目光,望见的是袅袅炊烟下,夕阳映照,厨房里忙碌的婶子显得格外美丽。我想,对这个世界,绝望是轻而易举的,对这个世界挚爱是举步维艰的。而叔跟婶子做到了对这个世界的挚爱,我觉得这才是最可贵的。

   

    当烟霞洒满花朵时,婶子端上了香喷喷的饭菜,坐下之后,叔对婶子说了句话,声音很淡,但藏不住他的柔情,我听到的是:

 

    “我庆幸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从山野到书房,有你真好!”(1803廖咏琪 供稿)                                                        

← 上一个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