摁不下的暂停键

     我听见了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题记

     时近子夜,我们依然端坐于书案前,妻写稿,我编课案,我们间或互相帮衬。妻是做PPT的一把好手,我将勾画好重点的讲稿交付与她,不消多时,便有实用而称心的课堂PPT还我。精美的插图,好看的模板,真令人心醉。这种愉悦,明天的网络直播课上我将以怎样的形式去延续?

     开窗透气,惊飞了宿鸟,几只小精灵疾速地从湖面掠过,我分明看到了它们在夜色中不安地扑动翅膀……

     翌日上午,全年级联播。整整45分钟,我将昨晚编就的花环从”云端”里尽情地抛洒到”人间”,没给自己留下半片花瓣。我期待,有”野火”从天边开始燃烧,有漫天的红霞将大地笼罩。可是花钿委地,惜者寥寥,我陷入了无边的失落之中。似乎也有数千个点赞,我知道,那是系统自带的,这”钉钉”可会忽悠人!授课过程中,有几个孩子更是当面吐槽,”唉,又讲作文”, ”想吐”,”这个老师全程就是在自我陶醉”……我被红孩儿的三昧真火烧糊了,满面羞惭,内心忿然。我回了一个”笑脸”,是自我解嘲,还是真诚的致歉?我不知道。倘若在往年,在一中,遇到不听课或者顶牛的学生,这“笑脸”的含义或许便是:亲爱的,你侮辱的不是我的学问,而是你的智商……。现在,我不会这样子了,我早已不跟学生”对”着来了,况且,人年过五十,内心里已经没有了渣滓,俗世的尘埃,应该早就被岁月的风吹跑了吧?你课教得不好,岂能迁怒于人?这样想着,内心里获得了些许释然,但充溢的仍然是怏怏。

     午间,餐桌前,举箸之时,“你”来了,“你”也来了,“你们”都来了。手机的呼吸灯不停地在闪烁,微信群,QQ群堆满了你们的消息。“毛子”“豪哥”“骏哥”“可儿”“欣儿”“杏儿”一个个在群里大呼小叫,先是“老师”“老牛(刘)”,久候未到,便是“刘哥”“刘老怪”,庄谐并至,没大没小的称呼真让人“喷饭”。

     我匆忙放下碗筷,左支右应。

     欣儿:老师,今天上午附中六模那个作文题,我有了新的视角和新的立意,说给你听听好吗?

     嘟嘟:李白的《赠钱征君少阳》这个钱少阳不是个隐士吗?C选项说李白慨叹钱少阳没有遇到明主是无可奈何,这种表述应该是错误的吧?为什么答案判C是对的呢?

     可儿:能把2019年2卷《投长沙裴侍郎》颈联“垂纶雨结渔乡思”和“吹木风断雁夜魂”两个场景的景物特征和他的蕴含跟我重新说一下吗?我还不太懂,主要是这两个场景显示的杜荀鹤个性,两者我关联不起来。

     可儿:附中六次模拟卷作文,那幅漫画的意思是,树,鸟,人,人自信要靠自己过硬的本领,这个我懂。你说的居高位者须才德相配,这样立意?我驾驭不了耶。

     骏哥:(附中六模作文)老师,您说人不能攀附依靠别人,那么,杜甫在长安十年“朝叩富儿门,暮逐肥马尘”,后来他在四川又依靠严武;孟浩然谄媚张九龄,白居易初到长安拜谒的也是顾况这个大官。这些材料怎么用到作文当中去?

    ……

     @欣儿  “攀别人的高枝终不长久,不是被别人踹下,就是自己摔下”,“攀龙附凤被人鄙视,打铁要靠本身硬”你这样的立意非同凡    响。可喜。

     @嘟嘟 读一首诗,需要从整体上来把握作者的感情,这样就能够把握C选项了。李白非常推崇钱少阳,认为钱是可以和姜尚比肩的人,李白本人也是”外冷内热”想平步而为卿相呢……

     @骏哥 文学就是人学,你说的几个人需要辩证地分析,底层人难能自立,活下来都有困难,依草附木是可以理解的,如杜甫。白居易是事业初起,他谒见顾况遭到嘲讽,促其奋起。孟浩然媚张九龄,张丞相仍然让他去作隐者,人设若刻意的去攀龙附凤那就不对了。

     @全体同学  再与骏哥讨论下去,我们就会走到天与人的边界了……

     真是一场痛快的”答疑”,好开心。妻在嗔怪,说凉了饭菜,说这网课搞得一个中学老师“一食三吐哺”,比政务院总理还要忙。于是,便不再在群里答理学生。可是,那感慨又上来了。我朗声而诵:“虽有善道,不学不达其功。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不究,不足故自愧而勉,不究,则尽师而熟……”妻闻听,与我相视而嘻。

    稍后,妻敛容正色,说,“你今天的网课不成功,主要是缺乏一种从容,缺乏那种宽松和余裕。”“你让我做了好几十张灯片,你怎么讲得完?”“板子不要打在学生身上。”“你心倒是实诚,恨不得一节课把知识全部倒给学生。”“你上次网课讲散文《说起梅花》《谒鲁迅故居》就讲得好, 张弛有度,学生有时间思考,跟你的教学完全合拍。”“贪多必失噢。”一顿批评,让我默然无声。

     是啊,干了30年的行当,居然也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是这网课让我丢掉了课堂上那种驾轻就熟?我不得而知。我想,我至少应该顺时而动,否则的话,一个”钉钉”小程序,不懂操作,就会让你窘迫难当。“孰道人生无再少?”“休将白发唱黄鸡”,咱得重新来过。

    沉思半晌,有声音在耳边催促,“老牛,趁夕阳在山,我们爬桃花岭去?”。哦,登桃花岭,长沙城江东岸楼宇人家一览无余矣。那东之又东的浏阳河呢,那河畔美丽的校园,此时又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出门,搪塞了搞疫情检测的门卫,携手,欣然而去……(刘建国老师)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