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背后

       2020年2月1日,我校高复部率先进入了“停课不停学”的网课模式。身为三个班语文老师的我,迈入了备战的艰难历程。

       庚子鼠年的新年钟声敲响之时,我市(湖北随州)封城了。一时间,本该热闹非凡的大街一片寂静,只剩下宣传车传来“不要串亲!不要聚会!不要出门!……”的喊声,110、120急促的警报声让人胆战心惊;本应互送祝福的QQ与微信上“武汉告急,黄冈告急,随州告急……”的消息雪花般的传来令人不寒而栗。

       但我仍然不愿意相信灾难就在眼前,一直担心在汉口开中医诊所的大哥大嫂。几次电话,他们都说是偶感风寒。1月28日,正月初四,大嫂因呼吸困难而撒手人寰。噩耗传来我顿觉天旋地转。我亲爱的大嫂,我亲如姐妹的大嫂,一生救死扶伤无数,却被可恶的冠状病毒杀害,天理何在!我悲恸,我恐慌!

      1月30日,高中同学微信群里哭声震天动地,我们可亲可敬的班主任加语文老师宋老师夫妇被万恶的冠状病毒夺去生命。我悲伤,我害怕!

      1月31日,我打开尘封的电脑,它可能因难过而罢工蓝屏。我不得不找出纸笔对着手机,和泪抄写语文组布置给学生的训练题。不知抄了多长时间,整整24页密密麻麻的字,我仿佛一个都不认识,谈何答疑?我苦闷,我彷徨!

      2月1日上午,我一遍又一遍地闭眼深呼吸,我一遍又一遍地想象同学们渴求知识的面庞,一遍又一遍擦干眼泪后朗读,终于捋顺了各题解题思路、方法、技巧等,轻松为学生解惑答疑。我庆幸我还活着!

     于是我每天这样抄写,每天这样深呼吸,每天这样答疑。

     2月4日,我所在小区确诊感染者4人。35栋大楼的小区死一般的寂静。

     2月5日,我所在楼单元又确诊1人。警报声在我楼下刺耳地想起,我透过窗户看着她被120接走,看着她的家人被警车接走。我再一次坐卧不安,五味杂陈……

     每天与大哥视频,看他一床难求的不堪,看他命悬一线的痛苦,看他勇斗瘟疫的勇气!我含泪为大哥加油,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也为自己加油。

     2月6日,我家大门被贴封条,厨房菜尽肉绝,只有米、油和十几个苹果,我们度过了整整一周。老公每餐调侃:百米饭香喷喷哎!

     每天答疑课前,我都要深情地问一声“同学们好!”,这一声再平常不过的问候,在这特殊时期,饱含了我真挚的思念和莫大的期许。

     当495某新同学烦与父母相处时间过长时,我用我痛失母亲上抗疫一线的侄女医生来感化他。当493某鹏同学心烦而去同学家时,我用我家被封的情况来说服他。当百日誓师时,在495、496的班会上,我以《收拾心情,秣兵历马》为题,激情演说……

     网课一个多月来,我不管怎样恐惧、悲伤,但始终坚持备课抄写训练题,叠放一起足有5厘米厚。我知道我失去的亲人只是三千多丧失生命的同胞其中之一,斯人已去。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我积极投入到捐款捐物的行业,并在小区作送菜志愿者。

     这些网课背后的故事,只是灾区故事的冰山一角,看起来与网课毫无关联,但又何尝不是语文课堂的内容?师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诸德也。(罗海萍老师)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