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1802马芮

                                                  森

1802马芮

    雨,轻轻随风洒落。踮起脚尖,悄悄拨开包裹着森的树叶,走进了森的深处。阳光倾泻下来洋洋洒洒,斑驳的光影为森点缀着时光,。在森中,每个人都不是虚无的,她们都是不可或缺的植株,正是这十枝植株才衍生成森。

    初见她,她在上床坐着,修长的腿来回荡着,抬起头,对我招招手,眉毛高高扬起。他的背后似有梧桐树叶舒展开来,苍翠欲滴。窗外的阳光微微倾身,吻向她的脸,照出一轮淡淡的光圈,只见他气定神闲地笑,那是朝阳喷薄而出。

    她,身材高挑纤瘦,卷卷的头发随意地扎了一个马尾,垂在后背,。她微微扬起头,露出了细长白皙的脖颈,我看见了她尖尖的下巴与红润的双唇,再往上看,便是那长而翘的睫毛,随她的大眼睛忽闪忽闪。那是初夏夜里的白桦林,笼罩着一层跳跃的光芒,带着烟草味的凉爽、潮湿的气息直沁心肺。

    阳光有着独特的橘黄,那几缕黄像是被毛笔扫出来的杰出,铺在他出众的轮廓、白皙的眼皮、长度刚好的睫毛上,一切都相辅相成,看得人心里一惊。我能回忆起他脸上每一个趋近于笑容的变化,如一朵绽放的向日葵,最终在灰蒙蒙的天地间灿烂舒展。

    夏天是白色的棉布裙,光脚穿球鞋,冬天是黑毛衣和牛仔裤,头发是长的。这样的女孩看过去常常让人感觉模糊,她的神情是淡漠的,但你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暗涌。她似一棵诡秘的植物,会开出迷离的花朵,散出辛辣的气息。其实她只是腼腆的迷迭香。

    她的脸上有美丽而天真的神采,眼睛明亮无邪,又隐含小动物的野性。这样的女子总是讨人喜欢的,你可以想象到她不会对你遮掩什么,或者是吞吞吐吐。她是真性情的,她不会太压抑自己的感情,高兴的时候会有缠人的甜蜜,悲伤的时候会泪如雨下。真性情的女孩总会给人带来恋爱的感觉,因为它是蝴蝶兰。

    还有一株榕树,她的声音其实很温柔,像盛夏田野里吹来的一阵清风,将一群嘈杂的惊呼声隔开。她好似笼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更显静谧和神秘。白皙的面容在阳光里晶莹剔透,仿佛她周身都散发出圣洁的光辉,就像榕树的嫩叶在发光。

    还有那么一个女孩,纯粹的如同被飓风吹了一夜的天,平静的没有一朵云,只剩下纯粹的蓝色,张狂地渲染在头顶,像不经意间随手打开了墨水瓶,晕染开的千丝万缕的蓝。她是洁白的梨花,切割着钢筋水泥的城市,折射着耀眼的清新。

    冷暖相遇有了雨,我们相遇有了森。那是夜空中的繁星点点,是巨大的星空,围绕着跳动的心,温柔无声。当潮湿的季风掠过森的时候,她们会默默地低声传诵,传诵着森留下的历史。

 

教师点评:本文将寝室的各成员化为树和花草,组成一个“森”字。结尾以起兴手法巧妙连接全文,将自己的内心以季风口吻传达出“传诵森留下的历史”的主题,构思精妙,主旨升华得恰到好处。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