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阶的“见证”

阶的“见证”

湖南省2020欧洲杯盘口初中部C1701班:彭依璇 

发表在《文学教育》2018年第10期,国内刊号:42-1786/I  国际刊号:1672-3996

   巍峨的“一线天”,冰冷的狂风暴雨,陡峭的天梯栈道,处处惊现别样的风景,包蕴着别致的人情。

   再次来到了一线天-天梯栈道站在山脚,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清新的思绪异常“波涛汹涌”。

   “我一定可以爬上去!”

  “哎呀!好累呀!”

  “我真的走不动了!”

  “哼,我不走了!”

   一个稚嫩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畔。三岁时那清晰场景似放电影般在我的脑海中慢慢回放

   天气朗润,万里无云,蓝得耀眼,和煦的阳光抚摸着曲折绵延的小道。俏皮的小溪陪着我们,叮叮咚咚地“春之歌;小鸟在林间穿梭,喃呢着春天的喜悦;一点、两点、三点与众不同的“梅花”藏在浓郁的翠绿之中,仔细一看,那是一束、两束、三束映山红!“哈哈哈!那一家子映山红也是爸爸、妈妈、外公呢!”小小的我用手指指给他们看。“那你在哪儿呢?”妈妈笑着问,我也笑了,顽皮地说:“我就在这呀!”左手把妈妈拉得更紧,右手抓紧外公衣角,靠着爸爸……就这样,一路温暖的阳光。

随着山路弯曲,越往上走,变化无常,天气越凉。阴沉的乌云偷偷地遮掉了阳光,雨淅淅沥沥地打在身上很不舒服,我兴奋劲渐渐冷却,脚也越来越沉,只能靠着爸爸手的拉力缓慢地挪动,就在这时,我发现一朵小小的映山红被雨打得摇摇欲坠,我干脆停了下来赖着不走了。外公也在一旁扶着双腿,喘着粗气。

“怎么?就走不动了?那我们走了呀,山顶马上到了哦!”爸爸严肃又调皮地说。爸爸搀着外公拉着妈妈故意往前走,我看着他们愈走愈远,正想“大闹天宫”,却见外公停下来回头担心地望着我,大喊:“快来,山顶要到了!”我才磨磨蹭蹭走了过去。

没走多久,大雨倾盆而下,山路上霎时撑起了花花绿绿的伞,路上又险又滑,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一切皆迷茫

    突然一双强壮、温暖的手托起了我,爸爸小心翼翼地把我托到背上,腾出一只手撑着雨伞,但大半雨伞都斜在了我这边。妈妈一手扶着外公一手撑着伞紧跟我们身后,顿时,我心里暖烘烘的特别快乐,朦胧的雨雾中我看见一大簇绿叶遮盖在了小小的映山红上过来一线天就是天梯栈道了,这是一个狭窄得仅一人通行的峡谷,游道的坡度很大,栈道的木板很窄,依次往下延伸,就像一架虹桥,送望朦胧的仙境。一层层笔陡的阶上长满了青苔,狰狞地朝着我们招手。爸爸只能背着我侧着身子通过,我的背离张牙舞爪的岩石只有几厘米远,爸爸一张嘴就会吃口泥巴,他紧闭着唇,反手抱紧我,横着身子,先一只脚伸出去谨慎地试探好再落定,另一只脚再提上去,就这样一级一级往上爬,速度可比蜗牛还慢呢。不一会儿,外公很累了,说:“你们爬吧,我原路返回!爸爸说:“等一下!”他艰难地背着我小心翼翼地向一处宽一点的平台走去(景区特意修筑的供游客休息的平台),把我放在地上,又三步并作两步,去搀扶着外公走,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好像爸爸抱同他扶着外公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

   一路风景,路人都投来赞许的目光,有的还微笑地点头,不管爸爸扶着外公走多慢,后面的游客总是耐心地等着……

就这样,几千阶都被征服,爸爸的衣服都可拧出水来,走在平路上倒有点像螃蟹行走,可渗着汗珠的脸上露出的是笑容外公和妈妈举目远眺,享受着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别样景观,我古灵精怪地在他们中间……

    现在,再次俯视“一线天”,那几千级阶何尝不是我们一人温馨生活的见证呢?不管季节变换,岁月更替,我慢慢长大,父母渐渐老去,永恒不变的是家人间那浓浓的情!

                     

   点评:本篇记叙文描绘了小作者与家人风雨爬山的温馨时刻,读起来如一股暖流沁入心田让人觉得有温度,更有淡淡的幽香。全文的描写很细致,语言娓娓道来,对于人物语言和动作细致刻画也是在不经意间让人感受家的温情,比如“他紧闭着唇,反手抱紧我,横着身子,先一只脚伸出去谨慎地试探好再落定,另一只脚再提上去,就这样一级一级往上爬,速度可比蜗牛还慢呢。”等就充分表明了小作者的观察如此细微,如此感情真挚。是一篇非常不错的作。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